斩歌

生命之光,欲念之火。

沙雕脑洞

      摸一个自家孩子肝爆魏白莲的片段
         金逝光低头捡起地上两把剑,一手一只,侧着脑袋比较了一下,啧啧感叹:“魏公子好歹也是一位腥风血雨的大人物,怎么竟连把剑都舍不得买,用着难受,劣质。”他气定神闲地把剑在右手中抛了一抛,另一只手把稍差些的那把向上一扔,再用右手那把在他眼中尚可的剑将他口中的“劣质”剑击飞,直入魏无羡的胸口。“啾——”他愉悦地做了一个扔出剑的手势,而后抱肩倚树,看魏无羡嘴角淌着血在地上狼狈地喘息。

       “你说的啊,经此一役,愿赌服输,以后别再拿你那些无聊的破事来烦我了,没兴趣。 ”他走出几步,又回头道:“还有,我虽不是金家人,可与他同姓,算半个亲戚,便为他说上一两句。温宁为虎作伥,害死金家公子,即便你声称自己失控,又如何呢,金家公子难道不是因你而死么?人死不能复生,金家公子更是无法向你讨债,自然由你说。”他变脸比翻书还快,先前还微笑着,如今又挑起了眉,看着杀气十足。“无论如何,我只希望你离我金家远点,老老实实呆在你的乱葬岗,别再打着维护正义的旗号祸害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他这番话一语中的,魏无羡气急攻心,又吐出几口血来,欲与他争辩,金逝光却早已走远了。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