斩歌

生命之光,欲念之火。

沙雕脑洞

      摸一个自家孩子肝爆魏白莲的片段
         金逝光低头捡起地上两把剑,一手一只,侧着脑袋比较了一下,啧啧感叹:“魏公子好歹也是一位腥风血雨的大人物,怎么竟连把剑都舍不得买,用着难受,劣质。”他气定神闲地把剑在右手中抛了一抛,另一只手把稍差些的那把向上一扔,再用右手那把在他眼中尚可的剑将他口中的“劣质”剑击飞,直入魏无羡的胸口。“啾——”他愉悦地做了一个扔出剑的手势,而后抱肩倚树,看魏无羡嘴角淌着血在地上狼狈地喘息。

       “你说的啊,经此一役,愿赌服输,以后别再拿你那些无聊的破事来烦我了,没兴趣。 ”他走出几步,又回头道:“还有,我虽不是金家人,可与他同姓,算半个亲戚,便为他说上一两句。温宁为虎作伥,害死金家公子,即便你声称自己失控,又如何呢,金家公子难道不是因你而死么?人死不能复生,金家公子更是无法向你讨债,自然由你说。”他变脸比翻书还快,先前还微笑着,如今又挑起了眉,看着杀气十足。“无论如何,我只希望你离我金家远点,老老实实呆在你的乱葬岗,别再打着维护正义的旗号祸害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他这番话一语中的,魏无羡气急攻心,又吐出几口血来,欲与他争辩,金逝光却早已走远了。

摘纪录:

当我说我喜欢你,我的意思是,我喜欢娇艳漂亮的玫瑰,恰好你娇艳,恰好你漂亮,恰好你是玫瑰,因此我喜欢你。但我手里还拿着别的玫瑰,或者其它更秀丽的花种。
你不那么漂亮的时候,我或许会扔掉你。
当我说我爱你,我的意思是,我喜欢娇艳漂亮的玫瑰,你可能并不娇艳,也不漂亮,甚至你压根不是一朵玫瑰,但我始终注视你,哪怕你枯萎,哪怕你老去。我遇见许多娇艳漂亮的玫瑰,然而我连余光都没匀给它们一分。
—— @乌苏里亚灯塔

沙雕脑洞

    十一月的寒风凛冽,他手上的水都要凝成了冰,手被泡在冰水中久了,竟诡异地感受到一股暖意。


     衣服上的水滴滴答答地打在地上,晕开了一片深色的水渍。他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粘稠地胶着在一起,再化成液滴挤出来。他踮起脚将衣服往晾衣绳上一搭,不动声色地用冻僵的手捂住嘴,呵了一口热气。


      “娇生惯养的少爷,怎么,洗衣服的滋味不好受吧?”对窗的女人冲着他嘲讽地笑。


       他深吸一口气,露出一个干巴巴的微笑。“您夸张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女人觉得无趣,朝着他啐了一口。


        他搓了搓冻红的手,在回家前把手插在口袋里,习惯性地带上准备好的笑容。


      (——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恶意,心如坚硬的钢铁,然而他要把这些他看见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兜住,不让它在他们眼中露出一点端倪。


       他每天以笑容为面具装饰自己,面具戴久了就再也摘不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——  求求你,救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救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努力抑制住内心的哭喊和求救,冷冷地回应:“关你什么事?”)
——决定了,这个崽的名字叫叶语海,他妹叫叶语冰

活在滤镜里的美女子。

至若春和景明,波澜不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