斩歌

生命之光,欲念之火。

沙雕脑洞

    十一月的寒风凛冽,他手上的水都要凝成了冰,手被泡在冰水中久了,竟诡异地感受到一股暖意。


     衣服上的水滴滴答答地打在地上,晕开了一片深色的水渍。他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粘稠地胶着在一起,再化成液滴挤出来。他踮起脚将衣服往晾衣绳上一搭,不动声色地用冻僵的手捂住嘴,呵了一口热气。


      “娇生惯养的少爷,怎么,洗衣服的滋味不好受吧?”对窗的女人冲着他嘲讽地笑。


       他深吸一口气,露出一个干巴巴的微笑。“您夸张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女人觉得无趣,朝着他啐了一口。


        他搓了搓冻红的手,在回家前把手插在口袋里,习惯性地带上准备好的笑容。


      (——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恶意,心如坚硬的钢铁,然而他要把这些他看见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兜住,不让它在他们眼中露出一点端倪。


       他每天以笑容为面具装饰自己,面具戴久了就再也摘不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——  求求你,救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救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努力抑制住内心的哭喊和求救,冷冷地回应:“关你什么事?”)
——决定了,这个崽的名字叫叶语海,他妹叫叶语冰

评论